12/12/2007

中青报:书商不可怕,就怕书商有文化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罗四翎


  当收到一个在洛希尔银行上海代表处工作的朋友快递来的美国企鹅出版社1999年版的《The House of Rothschild——The World's Banker 1849-1999 》(洛希尔家族)英文原版书时,我望着手中这本把我蒙得一愣一愣的、差点毁掉我生活信心的《货币战争》,内心不禁哀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原来《The House of Rothschild 》所指的洛希尔家族,就是《货币战争》中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而真正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远没有那么神秘和强大。原以为自己也把“货币”看透了点,谁知是“货币”把我耍了一把。
  悲愤中却望见书架上近年来耗去我数百块大洋的伪劣书,消费法规定,若是买了假货,可以索取两倍的赔偿,我又该去哪里投诉呢?只能自嘲以慰受伤的心:受一骗又一骗骗骗都在变,涮一回又一回回回没长见!
  不过,这次总算长了点记性。近日逛书店,一进门便赫然看到一本夏世清编著的《色·戒——张爱玲与胡兰成的前世今生》。有着严重防范心理的我总算知道有个老头叫夏志清,知道曾经有本畅销书叫《今生今世》,因此一眼就辨出这是本手法拙劣的跟风书,不由得为幸免于难的钱包暗暗窃喜,得意洋洋中竟自比为《聊斋志异》中那位有着用鼻子闻出文学优劣的特异功能的老和尚,待望见充斥书店的“一红百出”的跟风书、耸人听闻的历史书、莫名其妙的励志书、五花八门的财经书、东拼西凑的经典书、废话连篇的注水书、自恋造作的明星书、包装精美的垃圾书,想想还是不要有这种特异功能的好。若是那位老和尚活在现在,非得成天戴着防毒面具不可,否则不吐得肝胆俱裂,也会被熏得不省人事。
  书是什么?恐怕就连小学生也能朗朗答道:书是养育和滋润人类的精神源泉和生命食粮,是让人类文明历史得以薪火传承的工具。而猖獗肆虐的伪书呢?不仅仅是垃圾食品那么简单吧,其毒性恐怕还要甚于毒奶粉,不仅在杀人无形中毒害出一批“大头”婴儿,还会像扩散的癌细胞,侵吞着健康的书籍,毒害整个文化环境。当然,对此有关部门也不是没有意识到,时不时对一些已是臭名昭著、路人皆知的图书进行曝光,对几个出版社打打屁股吊销几个书号,却不知已是亡羊补牢,为时晚矣!而此时,伪劣书的制造者书商们正在暗处,对此*须微笑,带着满盆金银,调转码头勾结另一个“吃软饭“的出版社,开始下一次的伪书制造。
  唉!书商不可怕,就怕书商有文化。上世纪80年代的书商,大多也就是街头小混混,高中生水平吧,找不到工作就只好躲在小作坊里盗版点金庸琼瑶,编点儿色情凶杀混口饭吃,上不了台面;如今的书商,除精通心理学、经济学、厚黑学以及五花八门的造书术外,其专业水准亦不可小瞧,编出的书常常雄踞各大书店的排行榜,甚至让教授也大为欣赏。某财经大学一个宿舍4位学生中就有3位买了《货币战争》,其中一位就是经教授推荐买的。
  不过,一般人只要看了《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那令人望而生畏的介绍,也不敢对他的书起疑心: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与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至于这个信息是否真实,恐怕只有书商清楚,然而无法否定的事实是这部大谈阴谋论的书的阴谋已获得大大的成功:自6月发行到10月,已连续增印了6次,销售量超过了40万册,至今还盘踞在书店的销售榜首。
  据说,现在一些伪劣书的制造者当年也曾是以诗歌为生命、视文学为理想的文学青年,一开文化公司做书后,便把文化变商品,把阅读当消费,不断生产速朽书和垃圾书。可是,明代也有书商,明代的书商也有文化也爱文学,也弄了作坊私自编书,结果他们不仅自己编出了一套从开天辟地到明代为止的历史演义,还顺便怂恿冯梦龙和凌蒙初编出了个“三言”和“二拍”,于是乎,他们自己也顺便在历史上留芳一把。当然,比我有文化的书商们肯定知道这个。于是乎,我也只能像六朝遗老似地长叹:世风日下!
  不过,当年造假的温州农民,现在也做出了自己的品牌,是否能指望有文化的书商幡然醒悟或良心发现呢?或许,还不如指望修炼成功老和尚的特异功能,否则受伤的活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