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2016

日记(2011.8.9)

在从现场回来的路上,潘潘一直在对我念叨:一个月了,没想到你都来一个月了,到今天我是5个月零10天,再过5个月零10天我就可以飞回去。还以为你是17、8号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一个月了。

是啊,从7.11到8.11,整整一个月。
再过半个月,张翻译就要回国,剩下我一个,肯定有的忙。知道情况的同事都这样说。

营地的生活步调是统一的:
7点,坐在办公室,打开电脑上Q,一个人影都没有,打开邮箱,删除垃圾邮件和广告,刷新Google Reader上极左极右言论。过后,打开千千静听,打开房门,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

8点,沐浴毕,关上门,翻翻工作进度记录,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公司需要联系,有没有什么事情待跟进,有没有什么部门要走动走动。实在没事,翻出合同条款,仔细研究。

11点,午饭毕,回办公室看想干嘛干嘛。

13点,继续上午工作。或读书,或打盹,或思考人生哲理,或~

18点,晚饭毕,更新进度记录后,或偷偷溜去对面人家做客,或网上闲逛,或办公室扯淡,或~

22点,洗洗睡了。


娘的,在我写下以上言论的时候,隔壁办公室依然传来长久不衰的大讨论:工资。